【苴却文苑】第18期《老井记忆》

日期:2024-04-07来源:转载点击:162 字号: 手机:

扫描微阅读

https://manager.ynggwhy.cn/file/group15/M00/0B/72/rBABBmYSFAOEBlLUAAAAAK8Yx88135.jpg

老井记忆

作者:侯丽 演播:金晓莹

除夕回老家吃年夜饭,闲谈起栽秧的事情,母亲说:“家里的田地大多被村里租去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,没被连片上的几小块不足一亩。可眼下旱情严重,村中的水坝都没蓄到什么水,今年的水稻应该是没法播种了。好在村里自来水还正常,人畜饮水和生活用水暂时不会成问题。”我接过了母亲的话:“还是我们这地方好啊!最不济的情形,若自来水断供,我们还可以去村里那口老井里挑水吃呀!”我心里也暗自盘算着,除夕夜守了岁要挑战一下自己,看能不能像自己大学毕业刚工作时,守完岁去村口的老井里挑一担水回家。

从我记事起,村里就有大年初一“抢头水”这个活动。每年年三十零点一过,鞭炮就陆陆续续在村里炸响,有辞旧迎新的、也有“抢头水”的。抢到“头水”的乡亲都代表着勤劳和收获,大家会用抢到的“头水”做大年初一的食物,预示着一年不愁吃。我和弟弟参与“抢头水”了很多年,多半时间我负责打手电筒,偶尔母亲也会跟着去,母亲同去的时候,弟弟挑一对大水桶,我挑一对小水桶。村里那口水井位于村子水坝下去约百来米的地方,在大道旁乡亲们走出了一条蜿蜒陡峭的小道,要把井水从水井挑到家还是极其费劲的,我经常在中途需要歇息两次,而弟弟早已练就轻松将一挑水挑到家的本领。自弟弟小学四年级开始,放学或放假回家都是由他负责把家里的石水缸装满水的,每次去学校前弟弟也会先挑水装满水缸。他的这个习惯持续到后来村里通了自来水,家家户户再不用费时费力到井里挑水,慢慢的我家也将那口石水缸撤出。

思绪回到眼前,我和母亲说到:“今年我要在家过除夕守岁,今晚我要去挑桶水回来。”母亲听后连应到:“你想挑水也挑不到了,龙脉都跑别的地方去了,现在水井里哪有水喔!”我瞬间怔住了,从记事起,老一辈们都跟我说那里有龙眼,水源从来没有断过,我于是决定去探下究竟。

从家里出发,几分钟就走到井边,如今这口井俨然已成为一口枯井,里面仅有些杂草和凌乱的落石。我坐在井边的酸梅子树下,仿佛时空穿越,回到了童年时代。乡亲们的生活几乎每天都是从井边开始的,天刚放亮,人们便三三两两挑着木水桶赶来挑水,你来我去说说笑笑,仿佛乡土田园小调,寒暄的声音和着打水的声音,奏响了乡村的晨间交响曲,回荡在山村的上空。每天来往取水、担水的人,曾经摩肩接踵、络绎不绝,在这里彼此交谈生活的喜闻乐见、家长里短。人生的悲欢在这里交织、发散,安静的村庄因此有了涟漪,平淡的生活因此有了色彩。走到井旁牵着绳子把桶放下。先是听到一串巨大的水声,紧接着就看见一片水花溅起。水满上提、水滴落下,又是一串动听的音符,叮叮咚咚清脆悦耳。水利万物,水既能洗去生活的风尘污垢,煮出人间羹汤美味,亦能演奏出生活的快乐音符。小时候,最喜欢看着大人用麻绳系着水桶汲水,荡漾在井壁里的井绳,在甩出漂亮的波形线后,总能以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,从一潭井水里盛满一汪清泉,看着井水从水桶里汇入水缸、倒入脸盆,那飞溅的水波、荡漾开来的波纹,把劳动的欢愉、生活的静美、小巷人家的平凡,无声地向懵懂的少年诉说。

那些汩汩流淌源源不断的井水,滋养着这一方土地,也被输送到每一个有缘人的心里去。炎夏时节井水冰凉,可寒冬时节井面却热气腾腾。然而眼前的水井旁,已看不到用肩挑水和木棰捶衣的场景。昔日热闹非凡的水井,如今极像孤独的老者,没几人光顾。那扁担“吱吱呀呀”的声音,永远停留在我记忆里。

干涸的老井,让我内心充满了遗憾。再加上也要回城带班,我最终没有在家守岁。春节收假后,相继收到了小城按片区供水的通知,我和家人也加入了更加节约用水的队伍中。我也始终期冀着雨季快些降临到美丽的阳光城,让那一方方坝塘和水库碧波荡漾、明亮入镜!让村落中那一方老井再续起童年的故事!

 

来源:永仁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名称:电话: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